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靳东”给你赚钱机会?靳东起诉抖音,假靳东转战快手

张雅婷,实习生郭美婷

“这是靳东给您的机会,您自己要把握好。”

短视频用户自称靳东并发来身份证,还让助理教你赚钱,你会相信吗?

去年10月,中年妇女恋上抖音“假靳东”事件牵扯出仿冒名人账号的黑灰产。近日,演员靳东将抖音诉至法院,案由为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将于5月26日开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前发现,“假靳东”们从抖音转战快手,以靳东自居求关注。一位快手用户向记者发来“靳东”身份证,并称投资公益项目1000元,可日赚200元。

专家表示,靳东起诉抖音的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主要依据《民法典》相关人格权条例裁决。如果仿冒明星的短视频账号发生诈骗事件,则需看平台是否知道或应该知道此类行为、如知道是否采取措施等来判断是否担责。

目前,网络真实身份信息以“后台实名、前台自愿”为原则。“前台自愿”规则下,平台如何防“假靳东”?

记者实测发现,平台间对于“前台自愿”的审核不一,例如快手可直接修改昵称为名人姓名。对于意图不轨者而言,仍有仿冒空间。

如果此次靳东起诉抖音平台责任,法院如何认定平台对仿冒名人账号的管理责任,则将成为该案的典型意义。

“假靳东”转战快手

去年,一批假冒“靳东”的账号在抖音走红,他们多以“东哥”“靳哥”“东弟”为名,通过后期配音和PS假借靳东的形象与用户交流。很多中老年妇女以为自己与演员靳东“连线聊天”,在平台上点赞送礼不断。

“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个‘靳东’。”直到媒体曝出,一位江西妇女被“假靳东”迷得连老伴儿也不要了,称“靳东”向全国宣布了喜欢她,并要给她五六十万买房子,希望与“靳东”私奔,才引起公众警觉。

2020年10月,抖音发布《抖音打击仿冒名人黑产的处罚公告》,永久封禁仿冒名人黑产账号5000余个,包括“东*哥”“勒**63”“勒**助手”等。

这些仿冒账号的真实目的被披露——假借情感之名,骗取用户的关注、点击,进而通过电商、打赏等形式获利。更有部分诈骗账号,将用户引导到外部平台骗取钱财。

截至3月20日,以“靳东”“勒东”“东哥”“东弟”等为关键词,已难在抖音上搜索到仿冒用户。但与“勒东”相关的话题仍在,该话题下仍能看见靳东的影视片段中混杂少数由他人配音合成的视频。抖音客服对此建议,用户可对相关视频进行举报,后台将审核后进行反馈及相应处理。

“假靳东”们,却并没有消失。

“姐姐你好,我是靳东,怎么我加你这么多次你都不同意呢”“姐姐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今天破例一次,姐姐我求求你点一下左下角,我会主动加你好友”……

3月19日,快手平台上以“靳东”“东哥”“东弟”等为关键词搜索,仍能得到大量以演员靳东为头像的用户。

这些账号发布的短视频,大多用演员靳东的照片或影视片段合成,搭配色彩艳丽的背景和口音各异的配音。内容相似,话术也如出一辙,“假靳东”们以弟弟自居,或表达爱意和思念,或是散播情感鸡汤,获取用户点赞和关注。

评论区的回应,同样十分活跃:“非常感谢你的支持鼓励,感恩有你”“东弟你是我心中的男神”“永远给你点赞”。

“这是靳东给您的机会”

“朋友您好,哪里人呢姐姐。”3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注了多个“假靳东”快手账号,一位名为“东东弟弟”的快手用户主动发来了私信。

记者自称为在家带孙子的50余岁广东妇女后,“东东弟弟”当即表示自己以前拍戏时经过广东,“广东人应该挺有钱的”,并发来了一张“靳东”的身份证照片,以试图证明自己就是靳东本人。依据公开信息,该身份证上的出生时间、省市等信息,均能与演员靳东对应。

随后,“东东弟弟”表示自己正在做公益项目,“我可以教你利用手机创业,让你在疫情之下有一份额外的收益。”在其指引下,记者添加了自称为靳东助理小赵的微信,微信账号显示“状态异常”,提醒“与对方发生资金网络可能存在风险”。

“我们是一个帮扶项目,如果您需要赚钱的话,我们是需要投资的。投资1000元一天就可以赚200元,请问姐姐你现在手头上有多少钱?”

通话中,小赵称“靳东”所做的公益项目周期短、收益好,已有几千人参与,具体由其团队操作,投资者负责收钱即可。此外,该项目不接受微信和支付宝的转账,仅能通过手机银行或线下银行的途径投资。

“我给你一个银行卡号,你把钱转过来,一天后赚到钱了我再把钱给你打过去。”小赵随后晒出了其与另一人的聊天记录,称对方已经通过该项目赚取了1169元。

对于该项目,小赵反复强调要“保密”,“靳东不想让很多人知道他在做公益”“等赚到钱了再告诉家人”“转账的时候如果银行问你,你不要说是投资,就说给朋友转”。

“这是靳东给您的机会,您自己要把握好。”小赵说。

“靳东”并非唯一被冒充的名人,快手平台上还存在有如“假马云”的账号。这些仿冒账号也许正编织着一张张诈骗的网络,而矛头所对准的,往往是中老年人等互联网弱势群体。

快手客服建议,如果用户看到类似账号可举报,快手将会对账号内容进行审核,并依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

3月24日,名为“东东弟弟”等仿冒靳东的快手账号已被快手封禁,但仍有漏网之鱼。部分“假靳东”账号通过修改昵称逃过被封禁的处理,但账号下的视频仍未撤去。一名为“恋爱东弟”的快手账号下,一则以靳东照片制成的视频中,配音仍是“演员靳东和妹妹,今天我们俩就厚着脸皮,跟大家要一个免费的爱心,点点右下方的图标可以吗?谢谢大家!”

除了短视频平台,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也存在不少疑似“名人李鬼”的账号。

例如,微博上仍有“宁译涛”(仿宁泽涛)、“学者霍建华”(仿霍建华)、“赴丽颖”(仿赵丽颖)、“杨颖_Angelababy”(仿Angelababy)、“王子文Olivias”(仿王子文)等账号,其中昵称为“王子文Olivias”的用户疑似曾在其微博上推售减肥产品。岳云鹏曾在微博上怒斥:“请高仿离开,请骗赞离开。”在微信的视频号上,以“马云”为关键词搜索,可得到“马云视频”“马云JackMa”等视频号,其下视频皆是利用马云的真人视频重新配音而成。

靳东起诉抖音

因“假靳东”抖音账号欺骗多名女性风波,靳东工作室已于去年10月13日曾发声明强烈谴责。

声明显示,“靳东”系列账号均非本人,假冒涉事账号涉嫌侵犯靳东肖像权、姓名权。针对假冒靳东名义、利用靳东形象开设账号的相关主体,工作室将追究法律责任。

维权之路还在继续。靳东起诉抖音所属的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一案于近日公开,案由为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将于5月26日公开审理。

根据《民法典》的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文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主要指侵权通过网络形式进行,具体侵犯的权益可能有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等相关人格权。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法院在依据《民法典》裁判过程中,还应当参考2月22日正式施行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上述规定显示,不以真实身份信息注册,或者注册与自身真实身份信息不相符的公众账号名称、头像、简介等,和恶意假冒、仿冒或者盗用组织机构及他人公众账号生产发布信息内容,都属于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不得有的违规行为。

对于平台责任,规定要求发现账号名称、头像和简介与注册主体真实身份信息不相符的,特别是擅自使用或者关联社会知名人士名义的,应当暂停提供服务并通知用户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应终止提供服务。

朱巍认为,此次靳东起诉抖音一案,胜诉应该没什么悬念,不过赔偿金额可能不会太多。“靳东的目的不在索赔,而是通过法律自证清白,希望不要再有人假冒自己。”

如果仿冒明星的短视频账号发生诈骗事件,平台负有何种责任?

杨文战分析,如果追究刑事责任由仿冒者来承担,平台是否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按《民法典》规定,看平台是否知道或应该知道这种仿冒侵权行为,如果知道或应该知道而未采取必要措施,平台应承担连带民事赔偿责任。

如何衡量平台知道或应当知道?朱巍表示,可以参考平台是否有畅通的投诉渠道以及此前是否有过类似投诉、是否对此类投诉有采取过相关措施等。

“当一个平台存在大量以某一名人的名义出现的账号时,即使没人举报,平台有没有主动管理的责任?其应知或明知侵权的标准该如何界定?”杨文战认为,如果靳东剑指平台责任,法院如何认定平台对仿冒名人账号的管理责任,将是该案的典型意义。

如何防范“假靳东”们?

国家网信办2015年1月宣布,全面推进网络真实身份信息的管理,以“后台实名、前台自愿”为原则。

“对于注册知名人士姓名的账号,平台应该有区分。这不仅关系到姓名权,关键是当足以造成公众混淆后,容易引发公共事件。”朱巍说。

在“前台自愿”的情况下,面对层出不穷的“假靳东”们,各平台有何防范之策?

《“抖音”用户服务协议》中明确规定,用户的帐号名称、头像和简介等注册信息及其他个人信息,未经他人许可不得用他人名义(包括但不限于冒用他人姓名、名称、字号、头像等或采取其他足以让人引起混淆的方式)开设帐号。抖音有权对用户提交的注册信息进行审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测,抖音用户用手机号码注册后可发布视频,新注册的普通用户昵称不可直接更改为“靳东”或其他名人的姓名,即使能够通过前后缀等更改为与某名人相近的昵称,头像也无法上传为该名人的照片,两者不可同时兼得。

快手的《用户服务协议》中也明确,未经合法权利人同意不得使用其享有合法权利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他人姓名、名称、商标、字号、肖像、头像等他人享有合法权利的信息)注册快手账户。

不过在用手机验证码注册登录的快手账号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3月24日发现,昵称可直接修改为“董卿”等名人姓名,同时上传与该名人对应的照片作为头像并成功发布视频。

若在抖音或快手进行直播,认证流程则需提供身份信息并进行人脸识别核验。账号如需官方认证,在粉丝量及作品量等方面有相关要求。斗鱼、虎牙、YY直播、映客直播等直播平台,其开启直播所需的实名认证程序同样需要身份证及人脸识别验证。

微博平台对于用户昵称的修改也有相关规定,当昵称被系统保护或已被其他用户使用时,则不可修改。对于橙V用户昵称修改,微博提到昵称涉嫌侵占和假冒名人明星,申请虚假认证的将不被允许。

微信视频号则有“名字归属证明”设置,如修改昵称为名人姓名,则将提示“你设置的名字受到保护(常用语、商标、名人名字),可提交归属证明资料,或返回修改名字”。对于视频号通过名字、简介、头像、背景图仿冒他人,微信安全中心2020年10月公告,将视情节严重程度,采取清空资料、帐号禁言乃至永久封停帐号措施。

通过上述实测不难看出,平台间对于“前台自愿”的审核不一,对于意图不轨者而言,仍有仿冒空间。

“仿冒者有利可图,是‘假靳东’们屡禁不止的原因。大多数情况下即使被处理也不过是销号,平台对这方面监管不位,有空子自然会有人钻。”杨文战表示,针对名人账号,平台应有更主动监管的责任和措施,认定平台责任时“知道或应该知道”的标准应与普通人不同,如果依据这种标准执行追究平台责任,平台监管的积极性将会更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热博体育在线_官方投注 » “靳东”给你赚钱机会?靳东起诉抖音,假靳东转战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