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1个月跌去1100亿:三一重工,拐点已至?

来源|财经锐眼(ID:BJCJRY)

作者 | 锐眼哥

年初,正当A股抱团股红的发紫的时候,国产挖掘机之王三一重工(600031.sh)市值首次突破4000亿大关,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董事长梁稳根在集团表彰大会上发话:公司总市值达1万亿时,每位“金牌员工”再奖500万

然而,在董事长豪气放话仅一个月后,三一重工股价距离高位已跌超30%,市值也已经跌去1100亿。更有意思的是,在公司2020年营收、利润双增长的财报发布后,公司股价不涨反跌,而且是大跌超7%!

咋回事?作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扛把子”、过去两年暴涨7倍的大牛股,咋一下就到了连业绩也救不了的地步了?这就不行了?

显然不是,三一在国内工程机械行业的地位无人能替代

目前股价和市值的下跌,一方面是过去两年公司股价涨幅确实过大,技术上的“双顶”威力正在显现;另一方面,虽然公司发布的业绩是继续保持增长的,但略低于预期,与此同时,政策方面似乎也有了基建收紧的信号。

业绩略低于市场预期

3月30日晚间,三一重工发布2020年财报,营收1000.54亿、同比增长31.25%,实现净利润154.31亿、同比增长36.25%,实现经营现金流133.63亿、同比增长12.45%,业绩一如既往的稳,但增速明显放缓!

(数据来源:同花顺)

实际上,公司发布的这个业绩数据也略低于此前券商分析师的预期。

在公司财报发布之前,华西证券预计营收976.7亿、净利润160.69亿,国泰君安预计营收988.41亿、净利润165.17亿,天风证券预计营收1027.44亿、净利润15.3.98亿,广发证券预计营收986.97亿、净利润160.08亿,中信证券预计营收979.85亿、净利润159.95亿。

公司发布的业绩显然是低于分析师预期的,但差距并不大。

比业绩略低于分析师预期更值得关注的是,三一重工作为行业龙头业绩增速似乎已经出现拐点,或许也意味着本轮始于2016年的工程机械景气度上升周期也到了拐点。

过去五年,随着房地产、高铁、高速公路等基建类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不断加大,作为工程机械行业龙头的三一重工,营收规模从234.70亿扩张到1000.54亿,增长了3.26倍,实现净利润从496.10万扩张到了154.31亿,暴涨了3100多倍

(三一重工净利润趋势,同花顺)

在此期间,全国挖掘机销量从2015年的只有6.05万台增长到2020年的32.76万台,销量规模已经远超上一轮周期顶部挖掘机19.4万台的销量。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也从56.19万亿增长到2018年最高64.56万亿,但从2019年至今以及连续两年下滑,2020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仅为52.72万亿,为近五年最低

在2020年超宽松政策下固定资产投资并没有增加,但挖掘机销量却继续创下历史新高,这种背离对工程机械行业的未来构成一定程度悲观预期。

基建收紧,高铁、地铁不能盲目搞了

去年下半年,国内疫情得到明显控制,各行各业经济获得明显恢复,随着6-7月雨季的到来,国家批准一批专项债上马了100多个重大水利基建工程,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内挖掘机销售爆棚,连续五个月同比增长保持在50%以上

(数据来源: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锐眼哥整理)

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三一重工的市值一路从去年7月初的1587亿涨到4000亿,半年大涨2400多亿。

然而,进入2021年之后,在去年疫情导致的低基数背景下,国家却只将今年的经济目标设定为6%,这个也对挖掘机行业甚至整个传统基建行业都是一种不太好的信号,说明国家不会再大规模搞传统基建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

随后,国家在3月2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意见的通知》中又再一次加强了不大规模搞基建的信号。

文件中提到两点涉及高铁、地铁等基建项目:第一,严格控制既有高铁的平行线路,既有高铁能力利用率不足80%的,原则上不得新建平行线路;第二,严禁以新建城际铁路、市郊铁路为名违规变相建设地铁、轻轨

自2018年国家就开始调控房地产,坚持“房住不炒”总基调,限制房地产项目投资建设,房地产过去几年一直被压的死死的,而机场、高铁、地铁等项目则成了过去几年大基建的重头戏,以前没有高铁的偏远地区有了高铁站,以前没有地铁的城市也有了地铁,全国高铁、地铁里程数得到大幅提升。

但是,3月29日这份文件的出台,显然是要限制高铁、铁路项目的盲目建设,一旦这些传统基建大项目受到限制,工程机械行业必受影响,有可能带动工程机械行业进入景气度下降周期。

因此,站在目前这个节点上,不能说三一重工不行了,作为行业龙头依然还是龙头,只是作为典型周期行业的工程机械行业经过前几年的高速发展,可能又到了周期拐点了!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热博体育在线_官方投注 » 1个月跌去1100亿:三一重工,拐点已至?